难忘的眷眷乡情

冯祖毅

去年初,北海中学校友陈冠雄给我寄来一本“广州合浦学会八十五周年纪念册”,细读之下,令我感慨不已。会员中有的离开家乡五六十年了,年青的一辈很多则是北中校友,也有我曾教过的学生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:热爱家乡、热爱乡里。尤其令我惊喜、特别感动的是,会刊通过各方面的记录、回忆,详细地报导了我父亲(冯道先)在广州读书时,还任过合浦学会第二届理事、以及参加革命活动情况。

父亲牺牲已七十多年了,但党和政府,尤其是广州合浦学会的同学同乡,都没有忘记他;多篇的回忆文章都提及他的革命事迹及牺牲过程,尤其是解放后担任广东省副省长兼广州市市长等职务的曾生同志,他在回忆录里对我父亲的情况写得非常详尽。他们这种对革命前辈的怀念和景仰的眷眷之情跃然纸上,读后令我及家人潸然泪下。

父亲牺牲那年,我和弟弟年纪尚小,任小学教师的母亲卧病已两年,不能工作,生活无着,寄居外婆家。当时的中山大学师生和合浦学会乡亲,不但收殓我父亲,还捐款抚恤救济我们母子,此恩此德,永生难忘。

翌年抗日战争爆发,北海遭敌机狂轰滥炸,市民四散逃亡。我们母子幸得教会难民收容所的救济暂免饿死,但母病垂危,恰逢父亲的中大同学陈敦镇出差北海,特地往难民营探望我们,赠送一笔医药费给我母亲治病,告诉我们:父亲经同乡伍瑞锴先生收敛葬在广州的合浦义地。在这极端困难环境中,得到陈老先生亲人般的探望,感激之情至今尚未忘怀。

经过数年颠沛流离的艰辛生活,母亲愈后重执教鞭,生活才稍好转。我在合浦一中读初中阶段,因家境清贫无力缴交学费,又得到校长周胜皋(中大毕业、合浦学会会员)的照顾,两次减免我的学费,使我顺利地完成初中学业。1949年末北海解放,合浦一中首任校长韩瑶初(中大毕业,合浦学会第三届理事之一)当众宣布我父亲是为革命牺牲的,免收我两兄弟的学费,大大地减轻我家经济负担,我俩得以顺利读完高中。1950年我高中毕业后,因经济困难无法往广州报考大学(当时考区只设广州),又没有职业,韩瑶初校长当即聘请我到合浦一中初中部任教,解决我的职业问题。两年后又使我有机会进广西大学学习,成为合格的中学教师。所以我家及我本人长期得到合浦学会成员的关照,十分感谢。

解放后党和政府对烈属都非常关怀照顾,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给我家颁发有毛主席签名的烈士证,地方党史机构出版我父亲革命事迹的资料也给我家寄来。李美敏等革命前辈写出的《珠乡人物志》、合浦县委党史办出版的《历史的轨迹》、中山大学出版的《中山大学校史》等都给我家寄来一份。

文革期间我和家人也受到了“假烈士”等莫须有罪名冲击,学校没收了我家烈士证。直到家人告到中央才为我们一家平反。文革后,北海市、合浦县建立的革命烈士纪念碑,我父亲的名字和事迹都安排在显眼位置上。每年清明节政府都邀请我家派代表参加政府主办的祭奠烈士仪式。

多年来得到党和政府对烈士家属的关怀照顾,激励着我认真做好教学工作,发挥我的特长,为国家培训优秀足球运动员,回报党和人民知遇之恩。我曾先后被评为广东、广西省中学优秀教师、劳动模范,中学特级体育教师,全国传统项目学校(足球)先进工作者。

近年,我和弟弟(他是一位医生)都退休了。儿女们都有工作,生活幸福美满,是党的恩赐,也是合浦学会乡亲关怀照顾的结果。

谢谢广州合浦学会乡亲们的眷念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920日(冯祖毅是烈士冯道先长子,北海中学退休教师)

难忘的眷眷乡情——冯祖毅

全部评论()

最新文章


    对不起,暂时没有内容!

最热文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